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108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真人娱乐游戏送22彩金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成长 > 在老地方,如若初见

在老地方,如若初见

时间:2017-11-1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采采看见一个短发黑亮、纤细灵巧的女孩子从操场那边走过来,排到军训的队伍后面,便过去问了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这以后的整个高中时期,采采和夏鸥就成了榕树和鸟,好得谁也离不开谁,谁也不嫉妒谁。她们年貌相当,智力相当,性情互补,加上年轻心热,这友情真是极为真挚。
  
  七月过后,她们都选择了在西安读大学。似乎专为她们,这城市在九月新开了一路公车,恰好同时经过她俩各自的学校。而路线的中间,就在万达广场。那时刚开始流行韩剧,《浪漫满屋》里宋慧乔做的韩国拌饭,鱼肉青菜酱油香油地放一大碗,用亮晶晶的大勺子挖着吃,看上去别有滋味。接着大街小巷的韩国餐馆如雨后春笋纷纷出土—万达的嘻多多,便很快成了她们的据点。
  
  有时是刚下课,有时是逛街归来,两个女孩手拉手地进店。伴随着石锅拌饭滋滋吱吱的米与蛋的浑融、乌冬面的清爽和饭卷的清甜,还有矮矮罐装的、里面能喝出整颗葡萄的韩国饮料,她们说了不知多少话。有次采采是哭着来的,因为被舍友欺负,她觉得自己被孤立了,夏鸥气得挥舞拳头要打抱不平;夏鸥为考四级发愁,采采便陪着她背书。在异乡生活的种种不习惯,宿舍新同学之间的隔膜与对抗,都在不昂贵却可心的食物里消化了。
  
  十八九岁的年纪,容易沮丧也容易快乐,对新鲜事物充满了热情。餐馆的天花板上悬挂着精致的皮鼓吊坠,各种富有韩国民俗的小饰品摆放在不经意的某个角落。偶尔来的一两个讲着外语的韩国男孩,或韩国女孩,皮肤雪白,披着染的金发,鞠躬到桌台,都能让她们侧目和谈论一番。她们说的最多的还是对未来的幻想。夏鸥说:“以后咱们买栋房子住一块儿,就咱们俩。”窗外先是秋,然后落雪,然后女贞子树冠成了大花球,蜂飞蝶绕的,窗内的两人做着梦。
  
  时光变换着树叶,也变换着她们。无可避免的,这两人都恋爱了,在嘻多多,有时就用得上四人桌。闹别扭、死去活来,在嘻多多,有时又只得坐两人桌。因为她们的世界被扩大了,她们感到了两人桌的空荡,又发觉了对方性情的缺陷。纯净的心意相通,渐渐被某些无法说明的隔膜替代。两人还是在一块,说话时嘴和眼睛却有了不一致。
  
  夏鸥读的是专科,早采采一年毕业;采采又接着读研究生,一个在校园里悠游,一个在现实社会里泅泳,她们越来越说不到一块。不见又想念,见了却彼此觉得对方说话令人掩耳。有次夏鸥叹息:“西安不像北京上海,有钱人不那么好遇。”采采看着她四处觅食,又永不满足,所有技能都学个半罐,最终想一步登天,劝告之余,甚至有些悲哀地认定她们要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。又有一次,采采为了给导师编书累到病倒,说是“虽然没有钱也不一定能署第一作者,我还是很感激”。夏鸥看她替人做嫁衣还乐滋滋,没事还搞什么诗歌创作,一副精神主义者才能做出的神圣状,简直都要无语。两人推开嘻多多的门走掉时,勉强告别,心里都想以后不要来了。
  
  这一切,在采采毕业后,又发生了变化。这次轮到采采四处碰壁,幸而还稳下心来,从最微小的事做起。尽管不赞同,采采却理解了夏鸥,两人又亲密了,互相支持着对方。与当初比,她们的话题变了,聚会的地点也换作别的茶餐厅。
  
  有天夏鸥忽然短信采采:“嘻多多见”。采采不料这是别宴。原来夏鸥终于在一个高级英文培训班里认识了一位公子,决定同去加拿大。饭桌上两人极力做出欢乐气氛,采采还特意为夏鸥做了一道味道鲜美的黄金无火鱼。采采真心祝福夏鸥说为她感到高兴,夏鸥却低声说不过是去受另一种苦。
  
  一年以后,采采的工作有了起色,毕竟她是如此地努力着。有天半夜,被电话吵醒,是夏鸥特意告诉她,远隔重洋的那边忽然下起太阳雪。
  
  采采仿佛看到明亮的阳光在码头和海上,海上又飘舞着洁白的雪花。采采想名字也许真有某种暗示性,“采采芣苡,薄言采之;采采芣苡,薄言有之”,采采就是这样默默地、一点一点地争取,像植物一样努力向更高生长,而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夏鸥已经飞远了。
  
  窗外有阳光也有雪,而窗内,是两个女孩在嘻多多的岁月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